2019年度特展“文學的舅舅:巴爾扎克”

    木心美術館將于2019年7月14日至11月3日期間推出年度特展“文學的舅舅:巴爾扎克”,此次特展與巴黎巴爾扎克故居合作并由巴爾扎克故居館長伊萬·加繆(Yves Gagneux)先生擔任策展人。展覽將展出逾百件展品:巴爾扎克創作手稿、巴爾扎克作品改編為電影的劇照、海報及不同時代藝術家的巴爾扎克主題創作,其中包括巴勃羅·畢加索、阿爾貝特·馬爾凱、奧諾雷·杜米埃等人的繪畫作品,另有多件精美的《人間喜劇》插畫模板,以上作品均為中國首展。











    當木心說“巴爾扎克是我舅舅”,他說出了中國讀者與歐洲文學的溫馨時差:十九世紀法國小說的無數角色,活在中國的二十世紀,他們伴隨從木心到我這代讀者,漸漸長大,猶如近親。



    當然,高老頭與歐也妮·葛朗臺,全都獲得漢譯的名字。說到巴爾扎克,不該忘記偉大的傅雷先生。巴爾扎克是他中年后的翻譯志業與內心救贖,而傅雷的結局,會讓這位洞察人性的大師,驀然驚覺:他的筆鋒,仍對人間有所不知。



    今天,無數中國青年向往巴黎,去過巴黎,我與木心這一代,則是從司湯達、福樓拜、都德,尤其是巴爾扎克那里,想象法蘭西。上世紀的四十年代末,木心曾為紀德的逝世哭泣,也為他不能去到巴黎留學而黯然神傷。他至死未能造訪法蘭西,現在,他的文學舅舅的手稿、遺物和手模,來到他的故鄉。



    十九世紀法國文學家是中國人的好朋友、老朋友。過去二十多年,中法文化交流超越了幾代文學愛好者的想象。感謝巴黎市巴爾扎克故居館長伊萬·加繆先生,感謝他為這次展覽親自遴選了所有展品。

    陳丹青

    木心美術館館長









    巴爾扎克故居位于曾經的帕西村(village de Passy),面朝埃菲爾鐵塔,剛剛整修完畢。展覽《文學的舅舅:巴爾扎克》呈現出木心的讀解,也重現了巴黎這座故居博物館的精神。



    許多或嚴肅、或夸張的肖像,為我們留住了巴爾扎克的精氣神,尤其是那敦圓的身形、粗悍的樣子?!度碎g喜劇》有著超越時間的魅力,作者去世之后,羅丹、畢加索、馬爾凱(Albert Marquet)等大藝術家都對這位小說家充滿興趣。戲劇、連環畫、電影無不從巴爾扎克那里獲得滋養:根據他小說拍攝的電影已經超過一百五十部!



    巴爾扎克的創作源于某種完美主義:手稿上的反復涂改、諸多印刷校樣可為明證。這般工作動力,可謂當今所有藝術家的楷模。



    《人間喜劇》思想之廣闊,鮮有能比肩者。速寫畫家們時而能幽默捕捉到同時代人的生活狀態:拉米(Lami)專注刻畫貴族們光鮮優雅的生活,特拉維耶斯(Traviès)和杜米埃(Daumier)以漫畫描摹巴黎的小老百姓,莫尼耶(Henri Monnier)對小資產階級不吝嘲諷。而巴爾扎克不僅描繪出社會的整體樣貌,且記述其運行機制。他將個人置于社會運轉中闡釋,亦如十八世紀那些博物學家對動植物世界的描述和分類。



    無論是像葛朗臺、拉斯蒂涅一般廣為人知,還是像天使塞拉菲塔一般鮮有熟識,兩千五百個人物在從埃及到挪威、從西班牙到爪哇的地域上徐徐展開。



    巴爾扎克提出一種對社會關系的分析模式,這對昨日的法國,亦如今日的世界,都至為關鍵。他雖生于法國,如今卻屬于每一位讀者。而為數最多的巴爾扎克讀者群,難道不是在中國么?



    伊萬?加繆 ?

    巴黎巴爾扎克故居館長







    主辦:木心美術館,巴黎巴爾扎克故居

    展覽時間:2019年7月14日-10月31日

    展覽地址:浙江省烏鎮西柵景區木心美術館特展廳1、2

    本展覽多數展品來自巴黎博物館協會——巴爾扎克故居





    AV草草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